用戶名: 密碼:   還沒有賬號?點擊注冊!

案例分析(工程機械買賣合同糾紛)

發布時間:2013-05-14 10:26作者:cmadminces查看次數:2433次

案例分析

一、工程機械買賣合同糾紛(包括有租賃糾紛內容)

上訴人王乃崇因與被上訴人四川桂溪工程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桂溪公司)、現代(江蘇)工程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現代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2008)武侯民初字第67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王乃崇委托代理人胡文志,被上訴人桂溪公司委托代理人向松、宋國強,被上訴人江蘇現代公司委托代理人王建國、谷葉華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2007年3月19日,王乃崇與桂溪公司簽訂了一份《工程機械銷售合同》,約定桂溪公司將其經銷的由江蘇現代公司生產的現代牌挖掘機一臺,型號為R225LC-7,機車架號為H22L73308,發動機號26396196,以745 000元出售給王乃崇,付款方式和付款期限為:2007年3月2日前支付445 000元首付款,余款300 000元分期等額10個月付清;提貨方式為自提。售后質量保證:本機三包期為12個月或者2000小時(從提貨之日起,以先期到達者為準),在使用中應正規操作保養,不得違規使用。人為造成機損或造成不安全事故,一切責任與被告無關,損失由王乃崇自行負擔。三包期內出現三包范圍內故障,王乃崇及時通知桂溪公司,桂溪公司在合理時間內委派三包人員到現場進行修理,同時提供配件等。2007年3月30日,桂溪公司向王乃崇提供了一份由江蘇現代公司制作的《保證單》,載明:江蘇現代公司保證挖掘機在材質和制造上無任何缺陷,并將提供快速優質的售后服務等。王乃崇在該保證單上簽字確認,之后,王乃崇從桂溪公司處提走一臺江蘇現代公司生產的型號為R225LC-7的現代牌挖掘機,并運至西藏貢覺縣則巴鄉工地施工。挖掘機在使用過程中即三包期內,發動機出現故障,不能正常工作,王乃崇即電話告知桂溪公司購買的挖掘機發動機出現故障,桂溪公司于2007年6月22日派維修技術人員趕到現場,但維修人員不能在現場對發動機進行維修,遂要求王乃崇將發動機運到成都進行維修,后王乃崇將發動機運至成都維修,王乃崇的挖掘機于2007年7月25日修復。為此王乃崇支付了發動機運費31 600元,吊裝發動機兩次費用1 600元,維修期間雇人看守挖掘機費用6 880元,共計40 080元。

  原審認定上述事實采納了如下證據:王乃崇與桂溪公司簽訂的《工程機械買賣合同》、《工程機械銷售合同》以及《保證單》、《發運報告》《新機交接培訓項目表》、《交接驗收報告書》、發運手冊》、《產品合格證》(存根)、《停工報告》、貢覺縣則巴鄉政府出具的《證明》,收款的《收條》五份等。

  原審認為,王乃崇與桂溪公司買賣挖掘機,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屬有效。本案王乃崇購買的挖掘機在合同約定的三包期內出現發動機故障,桂溪公司應當按照三包期內的約定進行維修,及時履行售后服務義務。根據合同第七條“三包期內出現三包范圍內故障,乙方應當及時通知甲方,甲方在合理時間內委派人員到現場進行維修,同時提供配件”的約定,王乃崇所購挖掘機發生故障,需及時通知桂溪公司,桂溪公司在合理時間內提供售后服務即派維修技術人員到現場進行維修,同時提供維修所需的零配件。本案王乃崇在挖掘機出現故障后,通知桂溪公司維修。桂溪公司雖然派出技術人員到現場進行修理,但卻未能履行在現場進行修理并提供配件的約定,且桂溪公司未舉證證明發動機故障系王乃崇人為造成的,因此,桂溪公司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王乃崇將發動機拆卸運輸到成都修理需產生相關費用是客觀存在的,即發動機從西藏貢覺縣工地運至成都維修所產生的發動機運費31 600元,吊裝發動機兩次費用1 600元,維修期間雇人看守挖掘機費用6 880元,共計40 080元應為實際費用損失,王乃崇要求桂溪公司承擔賠償172 080元損失的訴訟請求部分成立。原審法院對王乃崇實際費用損失40 080元予以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二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判決:一、桂溪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王乃崇40 080元。二、駁回王乃崇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的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3 870元,減半收取1 935元,由桂溪公司承擔580元,王乃崇承擔1 355元。

  一審判決后,王乃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其主要上訴理由為:上訴人為了證明其所受到的損失,舉出了其與陳軍簽訂的《挖掘機租賃合同》和一份陳軍收款《收條》,原審判決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不予確認屬認定事實錯誤。上訴人購買挖掘機的目的是為了租賃產生收益,由于被上訴人桂溪公司提供的挖掘機在生產過程中出現發動機故障,導致上訴人王乃崇與陳軍的租賃合同無法履行,王乃崇據此退還一個月租金并承擔了相應的違約責任。挖掘機的長時間維修給上訴人王乃崇產生的上述損失應當由被上訴人賠償。故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桂溪公司與江蘇現代公司共同賠償上訴人王乃崇的經濟損失172 080元。

  被上訴人桂溪公司辯稱,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王乃崇與陳軍之間建立租賃合同關系的真實性無法確認,桂溪公司不應當承擔該項損失。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江蘇現代公司辨稱,1、本案屬買賣合同糾紛,江蘇現代公司與上訴人王乃崇之間并無直接的買賣合同關系,故上訴人要求江蘇現代公司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依法不能成立。2、桂溪公司接到上訴人的故障保修后及時派員到現場進行檢修,導致挖掘機發動機出現故障的原因系上訴人使用、維護不當所致,并非挖掘機的制造缺陷所導致的。桂溪公司接到通知后免費對機器進行了維修,已經盡到了自己的售后維修等義務。3、上訴人稱其與陳軍簽訂了挖掘機的租賃合同,并賠償了陳軍相應損失,該損失因不具有客觀性不能成立,也不應當由桂溪公司承擔。故請求二審法院依法維持原審判決。

  因上訴人與被上訴人對一審查明的事實均無異議,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本院在二審中另查明,1、桂溪公司與王乃崇簽訂的《銷售合同》中第七條載明:三包期內出現三包范圍內故障,王乃崇及時通知桂溪公司,桂溪公司在合理時間內委派三包人員到現場進行修理,同時提供配件。桂溪公司不承擔車輛質量問題帶來的間接損失。2、證人陳軍當庭進行陳述,2007年4月25日,王乃崇與陳軍簽訂一份《租賃合同》,載明王乃崇將一臺現代挖掘機租賃給陳軍使用,租金每月6萬元;如機器出現質量問題影響施工,王乃崇應當承擔相應違約責任。2007年8月6日,陳軍出具一份收條,載明:收到王乃崇交來挖掘機租賃違約金72 000元,退還一月租金60 000元,共計132 000元。

本院認為:王乃崇與桂溪公司簽訂的買賣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當認定成立有效。

  關于桂溪公司是否應當賠償王乃崇租賃損失的問題。桂溪公司提供的挖掘機出現發動機故障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對于機器故障出現后的解決方式雙方在合同中已經明確進行了約定,即桂溪公司在合理時間內派維修技術人員到現場進行維修。本案桂溪公司按約到工地現場進行了維修。鑒于挖掘機無法在現場修復,故將挖掘機從西藏工地運至成都進行修復。由于挖掘機質量瑕疵給買受人王乃崇產生的損失本應由出賣人桂溪公司承擔,其中挖掘機維護期間運輸、吊裝、看守費等屬于王乃崇的直接損失,而因路途、修復時間等因素,使王乃崇與陳軍之間租賃合同的履行受到相應限制,王乃崇基于租賃合同應當得到的租賃收益損失及支付陳軍的違約金相對于桂溪公司并非挖掘機本身損害、維修、運輸等而產生的直接損失,而是基于可得利益及由此引發的間接損失。雙方簽訂的買賣合同第七條約定“桂溪公司不承擔車輛質量問題帶來的間接損失”,系雙方對標的物出現質量瑕疵后應當由桂溪公司承擔損失范圍的真實合意,雙方均應嚴格受此約束,桂溪公司按約不應當承擔王乃崇退還陳軍租金和支付違約金的費用。上訴人的該項上訴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江蘇現代公司是否應當承擔責任的問題。本案建立買賣合同關系的雙方為王乃崇與桂溪公司,江蘇現代公司僅為案涉挖掘機的生產者,并非買賣合同的相對方。雖然江蘇現代公司對挖掘機在材質和制造上無任何缺陷作出了保證,但王乃崇不是以產品存在缺陷而提起產品責任糾紛訴訟,故江蘇現代公司在本案中不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3 870元,由上訴人王乃崇負擔。第一審案件訴訟費的負擔方式不變。

  • 上一頁
  • 1
  • 下一頁
?

荔枝视频污版app下载-男人和女人插曲视频的荔枝